TEITUR


Teitur
Teitur 第一部分:巡演之路

法罗歌手Teitur以独特的嗓音,一直是西方乐坛的常青树。目前,他来到芝加哥,继续他的大型巡演之旅。他说,自己很钟情于这座独具个性的城市。他已经在北美巡演了6周,还将继续巡演两周。繁忙之余,他还是抽空与我们畅谈他对音乐、旅游、音质以及“完美一日”的看法:

Lou Reed写过一首名叫《Perfect Day》(完美一日)的歌。表现了一对夫妇相依相偎地度过平凡而又幸福的一天。对你而言,怎样的一天才称得上完美?
 
Lou Reed希望挖掘一些深意。我不清楚他是否有反讽的创作意图。但就他的表现手法而言,大家都觉得这首歌有些讽刺意味。只有非同寻常的日子,才深入脑海之中。比如公园小酌、与特别的人在一起、或者,听从医生的建议去动物园喂动物。这一切让我们对这个纷繁复杂的尘世产生幸福的感受。接下来,Teitur讲述了自己的“完美一日”:

在芝加哥的这几天,我就曾经历过“完美一日”。这天下午,我去音乐厅欣赏现代音乐,聆听了Aaron Copland的美妙音乐。晚上到录音棚听蓝调歌手Kelly Joe Phelps的演唱。我是打车去录音棚的,司机名叫Muhammad Ali。一路上,他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索马里政局,活像个职业记者。
 

巡演路上的生活

正如前面提到的,Teitur最近行程繁忙。在过去六周,他的巡演之旅已遍及北美24个城市。那么,他是如何享受旅途中的完美时光的?

我正在为荷兰管乐团创作一首30分钟左右的曲子,在这上面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此外,我还要为自己的下一张专辑写歌。旅行的时候,做点事情很好,旅行时空余时间很多,可以专注地进行思考。我希望每天都抽时间写歌,但是事实上做不到,我的首要任务是好好准备准备晚上的演出。我通常在下午四点左右到达演出地点,然后开始检查音响设备等等之类,Teitur如是说。

工作虽然繁重,但是每天都有新的体验和挑战。没有巡演安排时,我通常待在法罗群岛,过着迥然不同的生活。那里安闲静谧,时间充裕,是得天独厚的创作天堂。我在那里有栋房子,还养了条狗。我喜欢在繁忙和悠闲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状态中游走。

音乐只有一种,那就是好音乐
在行程满满的演出和平静安逸的生活中相互切换,对你的创作很有帮助。什么样的音乐能激发你的作曲灵感?
 

我听音乐是因为音乐带给我愉快的心情,我能理解音乐所要表达的内涵。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的灵感更多来自于身边的人和事。日常琐事、交谈内容、感悟、所见所闻、书籍、艺术品、天气状况等等,诸如此类,对我都有启发作用,因为我的音乐源自生活。当然,我也能从极具表现力的音乐和艺术中汲取灵感。

那些能够展现作曲人或演唱者内心情感的音乐作品,也能让我深受启迪。一个普通人为母亲的生日晚会所献唱的生日歌,同样是伟大的作品。我很在乎音乐的演绎场合,场合必须好。比方说,食物的原料会决定其好坏。音乐也是如此,不论音乐的种类如何,优美动听才是终极的追求目标。有人会说他只喜欢吉他摇滚音乐或其他,对此我无法理解。这就好比,不懂得饮食之道的人,才会说自己只喜欢水果或甜食。
 

第二部分:Teitur眼中的好音乐

显然,我们抓住了对Teitur至关重要的事情,他成年后将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音乐事业——创作、品味、演奏音乐。那么,对他而言,什么才是好声音和好音乐呢?

-这分为技术因素和人为因素。这完全取决于你想要实现的音乐、艺术与审美目标。为摇滚乐队录制唱片与录制钢琴协奏曲截然不同。Teitur表示: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你必须了解通过你可以使用的手段能够达到什么目标。

-你可能没有足够的预算使用高科技设备,或者你在寻找不需要许多昂贵的老式麦克风、庞大的弦乐团以及施坦威钢琴的创作方式。音乐制作很大程度上涉及准备、规划与组织。你必须把一切安排妥当,这样你才能知道会获得什么效果,同时这样你才能期待,在这个基础上发挥出奇迹,当演奏者表现出色,从而诞生出美妙的音乐。

-最后,你希望能够创作出音乐,这始终是最重要的因素。如果一首歌或一段作曲平庸无奇,那么无论你采用什么方式录制,听上去都不会震撼人心,只是寡淡无味。

录音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Teitur表示,首先最重要的是在录音前准备音乐素材,探索几种不同的录音方式。这样,录音过程将成为一场表演,既不是彩排,也不是探索编排过程。

-再次强调,你需要知道你想要什么以及你在做什么。我认为录音是一个非常基础的技术过程,而且也是一个强大的心理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希望人与音乐能够协调一致。你需要一个好的房间,优秀的音乐人,一流的设备,以及伟大的目标。从技术上讲,你是在电子信号的帮助下捕捉到乐器的声音,而你希望获得通过声音传达出最完美的信息与感觉。

-就像你希望相机拥有更高像素,以便捕捉风景的每一处细节一样。然后,你可以自由调整、塑造和构成个别的声音,让它出现在你希望的地方。你也可以选择让一个麦克风或一位音乐人的特征彰显在你想要的声部。Teitur说道。

-比如单簧管,与其使用四个不同的麦克风,有时使用一个单独的麦克风效果更好。你可能只有一天时间混制整张唱片,如果你在混制时有127个声道,那么你将需要更多时间和资金来制作出最佳效果。这取决于你要制作什么类型的音乐。你需要好的设备,以便音质动人,你需要卓越的电子设备,以便让数据最有效的流动。没有任何迂回路径。你还可以让声音听起来十分廉价低劣,如果你喜欢这样独特的艺术性的话。

Teitur是有名的音响发烧友和黑胶唱片爱好者。我让他看自己2010年发行的专辑《Let the Dog Drive Home》(让狗狗开车回家)的封面,上面印着CD的墓碑,出生年份是1982年。你如何看待不同声音格式之间的冲突?

简单地说,CD是16位、数字式的声音格式。这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录制完成后,我们使用最高的清晰度聆听录制的作品,然后却要将声音转换、压缩,导致很多细节信息丢失殆尽,最后人们听到的只是品质低劣的声音。

黑胶唱片爱好者

-黑胶唱片是经典的声音格式。我喜欢这样的概念:唱片在留声机上旋转,唱针探入完美压制的唱片深槽内,在我的七十年代瑞华士(Revox)功放中流淌出美丽的声线。唱片比CD更富有灵魂。

-但是,这也算是一种恋物癖。我只希望CD能有更高的清晰度,让它们能够发出更好的声音。CD对于最高质量的声音而言还不够大。我家里有两套极好的立体声音响,那音效简直太美妙了。

-我有一位朋友是一直热衷于经典功放、唱机转盘和音箱型号,并将之匹配直至奇迹发生的专家。我也尽量不用电脑和iPod的耳机,这样你便可以获得更好的数字分配。总有各种方法可以避免劣质声音。

Teitur


第三部分:创作音乐

说到新格式,从古至今,由于时代变迁,新技术诞生,以及人们卓越的创新音乐思想,音乐一直在变化更新。你在这个背景下看到未来音乐会有哪些转变?

-这整个世纪都是音乐的新时代。人们已经接受音乐不再局限于某一个地理位置或某一项活动的事实。

-想象一下录音技术诞生之前的音乐——纵观历史,录制音乐是一种非常近代的活动。录制

音乐极大地改变了音乐在社会中的作用,因为现在它可以让很多人表达自己的想法,并聆听一切。这是多么地美好!然而,许多新的音乐创新被这种共享的社会现象搞得模糊不清,如今的音乐圈被操纵成为商业模式,认为流行歌手创造的是有价值的音乐,仅仅因为这种音乐能够快速引起大部分人的关注。

音乐不是自己在笔记本电脑上录音而已

-我相信大多数商业的整个价值概念在未来几百年里将会发生变化,音乐产业与互联网仍在蹒跚学步。我相信在500年后的音乐产业中,John Coltrane的音乐目录和发行的作品会比现在的那些最佳歌曲更具价值,因为他的音乐作品更具质感和原创性,而且经久不衰。

-现如今,新的音乐与作品层出不穷,将音乐与艺术带到了截然不同的层次。当今作曲家与艺术家需要拥抱这个新世界,逐一获得成功。音乐的历史不是五千万用笔记本为自己录音的吉他手的发展。在我看来,当今世界所创造的一切几乎都属于民俗音乐,只是我们作为人类发展到如今的一种记录方式。从技术与社会学角度讲,没有为未来音乐奠定坚实的创新基础。


请专注

我们对Teitur的采访接近尾声。尽管技术在发展,或者有了新兴音乐格式的帮助,但是好声音仍然需要好音乐。在稍加了解他自己的创作过程和他自己的我们作为人类的发展进程证明之前,我们不会让他轻易逃脱。我记得在他的家乡法罗群岛制作的一部人物影片中,他说他听音乐的方式与大多数"普通"聆听者不同。对他而言,音乐从来不是一种背景声。当他在聆听时,他真的专注在听。

-是的,如果你想知道音乐在表达什么以及它对你的影响,你需要打开你的感官,全神贯注于音乐本身。听音乐时闭上眼睛是个很棒的想法。我想音乐是最抽象的艺术形式,每个人拥有各自的感知。这是基础,有了基础,你就可以更加深入地理解音乐。这正是好的声音设备与环境对于聆听不可或缺的原因。


作曲和聆听音乐

-提到作曲,它是你正在创作的音乐所呈现和关注的最重要的因素。你需要竖起耳朵,激发本能和身体的直觉,以便整个过程畅通无阻。聆听的阻碍通常来自人们对于其他人的音乐风格或音乐类型的社会偏见,因为他们聆听的95%的音乐都属于某一个特殊类型,这是他们个性定义的一部分。在听不熟悉的音乐时,需要反复聆听才能对其有所理解。听音乐与单纯享受音乐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然而,你常常表达忧郁、脆弱、极为个人的感受,甚至还有一些北欧腔调。你想没想过尝试挑战这种表达方式,从而探索新领域?

-理想情况下,你在每一次演奏和表演时都应该探索新领域。但是,我绝不会反对我自己的表达方式,本质上它就是我来自哪里,还有我带着什么的一个定义。演奏音乐需要同时兼具流动与控制。挑战自己,尝试创新确实不错,但是我把自己的音调与声音,视为强大的个人优势。实际上,它正是我用来表达自己的那个乐器——它不是令人畏惧的阻碍。

-作为艺术家和作曲家,我的首要任务是制作只有我能做的音乐,所以听上去越具有我个人特色的音乐越好。

如果我的音乐听上去像别人,那就会成为劣势和创作问题。实际上,当艺术家在"探索新领域"以及在单独创作前所未有的音乐的时候,就会成为身份危机或劣势。

歌曲是第一直觉

你的歌词很多是关于亲密关系、普遍存在的问题以及内心的声音。爱情、情侣关系、你的英雄、日常生活故事,往往充满哲理,有时甚至会很幽默。为什么呢?

-正如我刚才所说,我选择制作只有我能做的音乐。我得出的结论就是:这是我要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我的目标是慷慨宽容,做我自己。

-我还知道歌唱不是声音运动——歌唱关乎分享。我的起点是写歌和歌曲本身,其实本质上都是歌词与音乐形式。我讲述我所知道的故事,我想在内心深处与他人交流我的所知所感。我写不出因偶然的巧合而诞生的歌,有人只是与乐队成员和歌手制作反复乐节和噪音,随机想一些听上去尚可的歌词,然后给歌曲起一个最闪亮的名字。对我而言,这是在黑暗中摸索。


完美歌曲

-我想从头开始写一首歌,完全由我掌控。歌曲有主旨,有开头,有结尾,有精神,有内容,也有意义。歌曲是第一直觉。不是一段旋律,一句极好的歌词或者一个声音就能达到的,我想我永远也做不出这种音乐。大多数人都害怕钜细靡遗地在一首歌中描述他们的感受与想法,但是我想你只有愿意与恐惧做斗争,并战胜它,你才能真正写出好的歌曲。

-Teitur最后说演奏音乐、写音乐和写歌词是不同的,但是都要携手完成。

了解Teitur更多信息,请访问网站www.teitur.com。



更多音乐教室

  • STANLEY JUNE - INTERVIEW

    近日,Stanley June发布最新单曲与MV。我们采访了这位南非音乐人,与其探讨他对爱情的理解,以及探索全新领域的体验。在约翰...

  • JÚNÍUS MEYVANT

    冰岛歌手Júníus Meyvant表示音乐无处不在,洗衣服、玩滑板、声音或人都是音乐的源泉。我们与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音乐人谈论无...

  • RIDERS CONNECTION乐队

    他们在街头成长,那是他们学习如何演奏的地方,发自内心,轻松自在。来自德国柏林的Riders Connection乐队,不使用架子鼓,带来...

  • Terrible Feelings

    瑞典摇滚兼朋克乐队"Terrible Feelings"推出新专辑,以饱满的激情、四射的活力引起乐界关注。为此,我们对"Terrible Feeling...

  • Copyright © 2015-2021 达利音响制造(宁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证: 浙ICP备1500442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21102000744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