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MORÉN

上篇:我始终是PETER MORÉN

作为Peter Bjorn and John乐队的一员,Peter Morén在家乡瑞典可谓名闻遐迩。同时,他也是一名成功的独立歌手。出道至今,他发行了三张个人专辑,最新专辑名为“Pyramiden”(2012)。访谈中,我们请Peter Morén谈了谈在他心目中,乐队合作与个人演唱之间有何不同:

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家咖啡馆里,Peter Morén呷了一口卡布基诺,向我们娓娓道来:在我的个人专辑中,我可以有机会自由地表达我的音乐理念,随心所欲地运用各种声音,谱写不同的歌曲。在我的音乐王国中,我自己决定一切。从抒情主题到音乐风格,无论哪种类型,只要是合我胃口的,我都欣然接受。

Peter Morén

一名流行歌曲作曲人
三人乐队Peter Bjorn And John拥有良好的民主氛围,所以我拥有一定的决定权,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宣泄自己的情绪。但自由归自由,我的作品却完全不同于那些肆意释放、不堪入耳的疯狂之作。我是一名流行歌曲作曲人,不论作为乐队歌手还是个人演唱,我都会坚持歌曲创作。 

目前,我还是钟情于声乐,希望通过各种有趣的编排,谱出动听的旋律。也许未来会有所改变,但至少现在还是如此。在我看来,流行乐包含从民间流行乐到高科技舞曲各种流行元素,内容极其丰富。流行乐创作也绝非随意之事,我一直十分认真地对待歌曲创作,并希望将来能在这方面有进一步发展。

Peter Morén说,不可否认,乐队演出是我主要的经济来源,但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我的个人演唱事业也同样重要(尽管有时不如乐队重要)。而且,乐队始终是乐队,而我也始终是Peter Morén,所以我不能放弃个人艺术事业,不能失去自我。 

最新专辑
这些理念在你的最新专辑上有所体现吗?
这张最新专辑,是迄今为止我所有专辑中最成熟的一张,其制作工艺尤其精良。遥想当年,我的第一张专辑几乎可以说是家庭录制。如今,这张最新专辑制作精良,由多位风格迥异的音乐家和音乐制作人参与其中,并根据需要分别在多个录音棚中录制完成。 

同时,这是我最为兼收并蓄和多元化的一张专辑。专辑的录制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歌曲《I spåren av tåren》体现了怀旧情调、民谣和摇滚元素;而《The Last Tycoon》也融入了民间爵士乐风格,更能一窥Peter Bjorn And John乐队在我身上留下的深刻烙印——独立鲜明的流行乐风格。

因此,专辑内容体现了我的所有追求。从抒情角度来讲,这张专辑里既包含了我有史以来最消极、最独断、最具自我批判性的理念,也不乏几首充满正能量的小情歌。专辑的录制通常从现场录音开始,我(低音贝斯)、鼓手和键盘手紧密合作。然后,我们将录音添加到原带上,并在此基础上不断修改。

Peter Morèn

他的最爱
如果请你选出你最喜爱的几首歌曲,你会选哪几首?
最新专辑中,我最喜欢的两首歌分别是开篇曲《Erik M. Nilson》和充满阳光气息的说唱流行乐《Capri, Cannes & Brighton》。《Erik M. Nilson》是献给一位我非常喜欢的瑞典纪录片摄制者的,但它同时也传达了一种慵懒的情绪。在我创作的所有旋律/作品中,这是我的最爱!它简直是一首经典之作!听起来那么美,我太喜欢了!望着窗外斯德哥尔摩的冬天,Peter Morén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当然这首歌的曲调恍惚梦幻,接近于早期Bowie、The Zombies和John Lennon的迷幻摇滚乐,但是,这并不糟糕。
《Capri, Cannes & Brighton》这首歌是我在意大利度蜜月的时候创作的,一方面表达对忧郁伤感的渴望,一方面揭露美丽的外表下往往隐藏着腐朽衰败;并且告诉我们,事物都具有复杂多面性!

我们想要营造一种夏日氛围,确切地说,是朦胧之秋将至的夏末氛围。于是我们使用了大量的吉他弹奏与和声,伴随着灵动的民乐鼓点,并运用磁带延迟效果辅以竖琴、长笛、扁琴和吉他演奏,为歌曲锦上添花,制造出一种拖沓、如梦如幻的感觉!我喜欢这种感觉!正如Tim Buckley的专辑中流露的“悲喜交加”的感觉!!就像我说的,凡事皆有多面性,优秀的流行音乐也是如此!

Peter Morén

元流行乐
在本次访谈中,我们有幸欣赏到了你2012年《Pyramiden》专辑中,《Odyssén》歌曲的MV。你能和我们聊一聊从这首歌创作之初到最终录制和拍摄MV的全过程吗? 

《Odyssén》是早先创作的一首歌曲。我和Peter Ågren(作曲家和音乐制作人,兼The Amplifetes乐队主唱)合作创作了这首歌曲。起初,填词采用英语。曲调和歌词都表现了我对流行音乐和音乐界的爱恨交织的情感。

这是一首琅琅上口的流行乐,却表达了对流行乐的怀疑态度,是一首非常有趣的流行乐!起初,我觉得这首歌很适合Peter Bjorn And John乐队来演唱,但我后来萌生出将歌词改为瑞典语的念头,并保留下来作为个人单曲。

录制这首歌的时候,我们采用了诸多创意,甚至使用了我和Peter在录音样带中的声音,但我们用钢琴、吉他和架子鼓替换了原先的合成音效和电子鼓乐。

乐曲里中细小节奏与重复乐节的配合,让我极为喜欢,我觉得这种编排十分精巧。磁带延迟是我和联合制作人Tobias Fröberg惯用的音乐录制手段,因此我们在这首歌中也不可避免地使用到了,这你可以听出来。 

我和几个颇有创意的朋友共同制作了这首歌的音乐视频。我们的想法是通过大量的移动画面和绚烂的背景色彩呈现一种热情洋溢、充满活力的感觉,以一种诙谐幽默的方式表现歌词的 “流行乐”主题。我们采用了MTV刚兴起时普遍使用的绿光屏技术,营造出80年代的怀旧质感,这很符合本歌曲的风格。

Paul McCartney的歌曲,《Coming Up》的MV,也给了我们灵感。他在MV中一人分饰“乐队”中各个成员的角色,并表达不同的音乐“意象”,十分出彩。

我借鉴了这一创意,将自己构思的小型爵士乐队搬进了MV。这个乐队有一位庞克低音歌手、一位现代吉他手、一位嬉皮士风琴手和一位学生/爵士鼓手。我对所有这些角色都充满了亲切感。MV结尾处的舞蹈片段,我邀请了一些朋友和周围的伙伴共同参与,编排一支简易的舞蹈。我们希望呈现一部风趣幽默,喜感十足的MV,让观众喜闻乐见,欲罢不能。我觉得这点我们也做到了。Peter Morén欣慰地说。
高品质音乐——有趣即可!

什么能激发你创作新的作品呢?哪种类型的音乐能激发你的灵感呢?

一旦我对某事物产生了兴趣,就会围绕它创作一些相近的作品。当然这些作品都有我的风格,因为所有旋律都带有我的烙印。

然而我非常乐意去尝试不同的类型和风格。当我有了创作和表达感情的欲望时,我就会提笔写歌。仅有主题旋律和曲调不足以完成整个创作,我需要从生活中汲取灵感。因此,新闻、电影、日常生活,以及我遇到的人,都是我重要的灵感来源。这和诸多音乐家无异。

Peter Morén提到,披头士乐队和他们兼收并蓄的曲风对年轻时的他很有启发。此后,他还受到了70年代迪斯科音乐、老派节奏布鲁斯、民谣摇滚,以及巴西和非洲音乐的启发和影响。

最近我又回归到70年代至90年代初期的摇滚吉他、新浪潮和独立的强力流行乐。我对这个时期的金曲进行了深入的挖掘,发现了一些曾经被我忽略的东西。比如我重新回顾了The Kinks奇想乐队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的专辑,还有McCartney麦卡特尼的个人独唱作品。

Peter说,我还大量研究了现代灵魂(modern soul)和独立音乐作品。我目前对是金属乐、前卫摇滚和硬核舞曲不太感兴趣。不过,Peter Morén表示,喜欢这些音乐只是时间问题。



什么是好音质,什么是好音乐
作为音质和音箱的爱好者,我们当然要问问Peter如何看待良好音质和音箱:

我喜爱高保真音乐和绝佳的音质,但同时也为低保真音乐疯狂。这通常依我的心情而定,也取决于歌曲所表达的思想以及乐曲的整体曲风。

只要不无聊就好。不过这是极为主观的论断。对于不同时期不同品质的音乐,我都很喜欢。不过,如果要寻找最自然的高保真音乐,那么1976年到1982年间发行的作品则是上佳选择。

新兴的歌曲也不乏佳作,但是过度的压缩彻底破坏了音质,让人不敢恭维。

我有一套很不错的音响系统,但想不起是哪个品牌了。现在的音乐人花了大量的精力财力制作音质优良的音乐,但人们却用廉价的耳机,在电脑和手机上听音乐。这不免有些讽刺。

Peter Morén说,音乐丢失了太多细节。音乐制作人在录制音乐时,认为人们不会不会太注意乐曲的微妙之处,因而将细节一并去除。




享受音乐的最好方式
除了光盘和密纹唱片,你还通过Spotify等流媒体服务商发行唱片。作为一位音乐家,你怎么看待数字技术的发展?

说到听音乐,我的作风还是比较老派的。我经常使用流媒体听音乐,尤其在旅行时。我喜欢自己创建歌单,Spotify是很好的音乐库,能找到很多好歌。

但是在家的时候,我几乎只听磁带、黑胶唱片或CD唱片。我喜欢手拿整张专辑的感觉,看着专辑的封面,了解音乐人对专辑曲目的编排和呈现方式,揣摩他们所传达的思想。所以我仍然认为除亲临音乐现场外,唱片是享受音乐最佳方式。

你2008年的个人专辑《The Last Tycoon》收录的均为英文歌曲,而2010年的专辑《I Spåren Av Tåren》和新专辑《Pyramiden》中的曲目都是用你的母语瑞典语演唱的。你为何会忽然改变创作语种呢?

这样的转换源自于一次令人欣喜的意外。有一次我心血来潮,尝试用瑞典语创作一首歌曲,没想到这竟然大大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自此我便将瑞典语作为主要的填词语言。

Peter Morén解释道,使用我所熟悉的语言能使我更自由地歌唱,表达我的所思所想,毕竟我对瑞典语的熟练度远超英语。从这个方面来说,我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得心应手地去创作。

有些我无法通过英语来表达的内容,用瑞典语创作却能游刃有余,比如对政治、历史、瑞典文化的看法,等等。不过鉴于我的大部分听众都不是瑞典人,我应该还会另外发行一张英语独唱专辑。为使英语歌词能够原汁原味地再现瑞典语歌词中的意境,我对自己的要求会更严苛,因此英文歌词创作会给我带来不小的压力。



Peter Morén笑着说:也许将来我可以先用瑞典语创作,再翻译成更为朴实或者俏皮的歌词。不过我并不认为用瑞典语演唱会流于僵硬呆板,相反,我觉得瑞典语非常性感。因为较为露骨的歌词多少总能散发出一丝性感的意味。

良莠不齐的音乐质量,被淹没的音乐人才
你如何看待如今的音乐界?

如今的音乐界非常多元化,且内容庞杂,所以简单的概括不可能面面俱到。不过由于当下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创作高峰时段,我想一定会诞生更多优秀的音乐,不过拙劣的音乐作品同样难以避免。

我坚信有许多才华横溢的音乐人在音乐界遭到了冷遇。或是由于他们不擅于争先恐后地向世界展现自己的才华,或是缺少有权有势的亲朋好友,抑或是他们没有足够惹眼的卖点。

还有一个我比较担忧的问题就是,当今的音乐人不再致力于细腻而巧妙的音乐表达,流行乐尤其如此。

因此如今所谓的“热门歌曲”往往十分肤浅,且常以令人厌恶的形式出现。这样的歌曲简直是贬低了听众的审美能力和智慧。不过,我所说的只是那些高度商业化的流行音乐。

不过,我也挺喜欢一些商业作品的,所以我的观点也并非定论。此外,我认为最优秀的流行音乐作品往往诞生在艺术和商业之间的灰色地带。

2013-14
目前,Peter Morén和他的乐队Peter Bjorn and John正忙于录制他们的第七张新专辑,同时Peter也在筹办他的个人演出。明年Peter也许会与Peter Bjorn and John一起再度举办巡回演出。

另外,他热衷于在其它音乐人的唱片中出任客串乐手。Peter表示,他愿意多创作一些新歌。

Peter Morén告诉我们,采访结束后,他已搭乘斯德哥尔摩的地铁回到舒适的家中。此时此刻,他已在摇曳的烛光中,惬意地聆听The Smiths 及Aztec Camera的动人乐章从立体声中缓缓流出。

想要了解更多有关Peter Morén的精彩内容,请点击www.petermoren.com或访问他的Facebook。
 
 
- Rune H. Jensen, rhj@dali.dk

更多音乐教室

  • STANLEY JUNE - INTERVIEW

    近日,Stanley June发布最新单曲与MV。我们采访了这位南非音乐人,与其探讨他对爱情的理解,以及探索全新领域的体验。在约翰...

  • JÚNÍUS MEYVANT

    冰岛歌手Júníus Meyvant表示音乐无处不在,洗衣服、玩滑板、声音或人都是音乐的源泉。我们与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音乐人谈论无...

  • RIDERS CONNECTION乐队

    他们在街头成长,那是他们学习如何演奏的地方,发自内心,轻松自在。来自德国柏林的Riders Connection乐队,不使用架子鼓,带来...

  • Terrible Feelings

    瑞典摇滚兼朋克乐队"Terrible Feelings"推出新专辑,以饱满的激情、四射的活力引起乐界关注。为此,我们对"Terrible Feeling...

  • Copyright © 2015-2021 达利音响制造(宁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证: 浙ICP备1500442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21102000744号      网站地图